异病同治帝,论劳倦的证候病机与防治

作者: 饮食健康  发布:2019-07-31

劳倦是既古老又优异的课题。劳《说文解字》 : “劳, 剧也。 ” 清段玉裁《说文解字注》 : “ 用力甚 也。 ” 倦 《说文解字 》 “倦, 罷也 。 ” 《汉词大词典》 将倦释 为 : “疲惫、 劳碌。 ” 劳倦即指疲软、 费劲、 疲倦。自古以 来, 中医杰出古籍关于 “劳倦” 的敞亮也日趋完善 , 《本草拾遗》 第一遍提出与劳倦相关的描述, 如“倦、 身疲乏 力 ” “身重、 体重、 四肢不用” , 从证候表现上来讲 , 《金 匮要略》 中有关 “百合病 ” “脏躁” 的变现也与劳倦有些 表现一般 [1 ] 。劳倦是身体阴阳缺少调养的显现之一, 属于亚健康范 畴, 即今世军事学的 “慢性疲劳综合征” 。慢性疲劳综合 征是一种以深远极其疲劳为关键表现的多脏器、 多系 统成效失于调养的病魔, 随着社会景况压力的增加, 本病已 成为影响人类健康的关键难点之一, 多发于 20 ~50 岁 的中弱冠之年女人。大相当多患儿因理化检查无刚毅非常未 予丰裕器重, 形成诊治的误工。属于中管军事学“未病” 范 畴。与情志所伤、 禀赋软弱, 劳役过度、 饮食不调、 心虚 胆怯等成分有关。病位在于心肺脾肾, 源于肝 。《素 问·示从容论篇》 云 : “肝虚、 阴虚、 阳虚, 皆令人体重 烦冤。 ” 病机关键为肝郁气滞、 心脾肾阴虚、 气血失和、 阴阳缺乏调养。1 劳倦的病机1. 1 劳倦与肝肝藏血, 主筋脉, 为罢极之本。肝主要协和着四肢 运动与肌肉收缩。肝血充盈旺盛, 筋脉得以濡养, 身体 轻松。反之, 肝血不充, 筋脉失于濡养, 则易肉体乏力。 肝主疏泄, 喜条达而恶抑郁, 长时间处于强压力条件下, 精 神焦炙紧张, 思索过度, 烦躁易怒, 即肝气不舒, 久则周 身气血不畅, 气滞不通而致瘀血阻络, 引起劳倦诸症。 正如 《 济阴纲目》 所言 : “主浑身之经络者, 肝也; 而肝所 以藏血以荣周身之筋, 则一身之碎痛, 当以肝为主…… 其曰治劳倦者, 必每因劳倦而一身痛者也。 [2 ] ” 另一方 面, 肝藏血, 藏魂, 肝血不足则魂无所依, 可致夜寐差, 多 见夜眠多梦, 或寐后易惊吓而醒, 醒后科学入梦, 长期睡眠障 碍, 必致多脏腑功效失调, 久则产出疲乏状态。1. 2 劳倦与激情志不遂, 思量日久, 哀痛耗气, 致心失所养, 神失 所藏则小便涩痛 。“痛心愁忧则心动, 心动则五脏六 腑皆摇” 。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, 一身生气所系 。《内 经》 曰 : “头者, 精明之府。 [3 ] ” 中医以为, 人的精神意识 情志活动与心有密切挂钩。经络学说, 十四经中足太 阳治阴虚、 足阳明肺经、 足太阴理气止痛、 督脉等与心有关 联, 十二经别更因此“离、 合、 出、 入” 加强了与心的联 系。所以说爆发于身体感受劳倦之局势必会影响到心 神, 而心神受扰反之也会挑起身体方面包车型大巴疲倦不适。1. 3 劳倦与肺《素问·五脏生成论篇》 曰 : “诸气者, 皆属于肺。 ” 肺主一身之气。肺吸入的天体清气与水谷精微相结 合变成宗气。肺阴虚损, 会影响宗气的变动, 宗气又贯 注于心肺之间, 并影响肉体的移位工夫, 所以宗气不足 又会潜濡默化全身气的浮动, 出现神经衰弱, 身体活动不便等劳 倦的独占鳌头表现, 故劳倦与肺也许有紧凑关系。1. 4 劳倦与肾肾为后天之本, 主骨生髓, 肾精丰硕, 则髓有所生, 骨有所养, 肉体强劲有力; 反之, 肾精亏虚, 则肉体无 力, 腰膝酸软 。《素问·灵兰秘典论篇》 曰 : “肾者作强 之官, 伎巧出焉。 ” 此外, 肾精亏虚, 可致清窍失养, 故 常见头晕脑瓜疼; 肾藏志, 气虚则志不定, 故见专注力不 聚焦, 回忆力下落; 阴虚则清窍失养故发头昏、 头眩、 头 痛, 正如 《万病回春·虚劳篇》 有云 : “世人不知百病生 于肾。 ”1. 5 劳倦与脾脾为气血生物化学之源, 气虚日久, 无以运化水谷精 微, 阻滞中焦, 可知口舌生疮, 机体纳少, 无化源, 则无法荣养肌肉四肢, 即 “脾胃虚则怠惰嗜卧, 四肢不收。 ” 而 “人饮食劳倦即伤脾” , 常久反复, 脾脏受到损害加重, 继 则恶性循环, 所以说劳倦的发出与脾脏的重伤有紧凑 的关联。总来说之, 劳倦与五脏均有着紧凑联系, 隋朝张介宾 《景岳全书·卷十六·虚损》 云 : “凡劳倦之伤, 虽曰在 脾, 而若此诸劳区别, 则凡伤筋伤骨, 伤气伤血, 伤精伤 神, 伤皮毛肌肉, 则实兼之五脏矣。 [4 ] ”2 证候2. 1 阴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少气懒言, 语声低微, 纳谷不香, 面色 白 光 白, 头眼昏花, 关节炎吐血。舌淡苔白, 脉虚无力。2. 2 气血两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少气懒言, 呼吸黄疸, 心悸, 头晕 眼花, 夜盲心悸, 面无人色无华或萎黄, 手足麻木, 指甲 色淡或月经量少, 色淡质稀。舌淡而嫩, 脉细弱无力。2. 3 气阴两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健忘, 呼吸口疮, 干咳, 风疹少寐, 纳呆, 水肿阴挺, 目眩神摇, 潮热, 五心烦热, 腰酸耳鸣, 尿少便结。舌红少苔, 脉细数无力。2. 4 气虚夹郁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心烦不寐, 多思善虑, 倦怠血崩, 激情抑郁。2. 5 阴虚夹瘀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气色淡白或晦滞, 身倦乏力, 少气 懒言, 胸胁刺痛, 痛处不移, 或拒按。舌淡黯或有紫斑, 脉沉涩。2. 6 肝郁阳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胸胁胀满, 喜太息, 烦躁易怒, 精 神抑郁, 食少纳呆, 腹胀便溏, 或腹部痛欲泻, 泻后痛减, 视物昏花, 妇女经血缺乏调养, 少寐多梦。舌淡苔白或腻, 脉细弦或细涩。2. 7 肝肾血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头眼昏花, 视物昏花, 耳鸣遗精, 痛经多梦, 咽干口燥, 潮热, 五心烦热, 盗汗, 筋脉拘急 或疼痛, 腰膝酸软。舌红少苔, 脉细数。2. 8 脾肾气虚型证见: 神疲乏力, 气色 白 光 白, 形寒肢冷, 腰酸膝冷, 腹部冷痛, 下利清谷, 或五更泄泻, 面浮肢肿, 少精症遗 精, 宫寒不孕, 健忘清稀。舌淡胖, 苔白滑, 脉沉细 [4 ] 。劳倦是一组立体、 多维的病症, 常见口干、 多梦, 头 晕、 口疮, 纳差、 腹胀, 精神抑郁、 烦躁易怒, 麻疹、 性欲 减退等, 临床证候类型颇多。王天芳等 [6 ] 通过对 495 例疲劳性亚健康状态者的治疗商讨, 深入分析表明结果共 计 81 种, 总结总计共收获 24 个证候类型, 在那之中排在前 10 位的分别为肝郁阴虚证、 肝气郁结证、 肝火炽盛证、 肝胃不和证、 阴虚湿阻证、 心脾两虚证、 肝肾阴虚证、 脾 肾气虚证、 胆郁痰扰证和痰热内扰证。提取证候要素 共计 14个, 主要涉嫌病位脏腑肝、 脾、 肾、 胃、 心、 胆、 肺, 以肝、 脾为主。病性类证候要素 10 个, 分别为气 滞、 阴虚、 热 盛、 湿阻、 痰阻、 气虚、 气逆、 阴虚、 血 虚和血瘀, 虚实均有涉嫌, 实者以气滞最为多见, 虚者 以孱弱最为多见。从病者的中医证候发生频率看, 发生频率在 二分一 以上的前 5 个证候分别为弱者、 肝郁气滞、 肝虚、 心虚、 气虚。其次为在 四成 以上的 8 个证候, 分别为肺虚、 血瘀、 肝郁气虚、 痰湿阻滞、 阴虚、 阳虚、 胆郁痰扰、 阳虚。而从医治证候表现轻重程度来看, 阳虚、 肝郁脾 虚、 胆郁痰扰即使发出频率十分的低, 但其证候表现相比严 重 [7 ] 。当代计算深入分析结果申明, 有个别证型之间存在着 动态的关系, 在鲜明原则下会蜕形成别的一种证型 [8 ] 。 如肝郁气虚证与肝肾亏虚证呈正相关, 两个可相互影 响: 肝郁气虚致肝失调达、 脾失健运, 后天之本不能够濡 养后天之本而致肝肾亏虚证, 而肝肾亏虚反之会致肝 木克脾土, 后天不足无以生物化学后天, 而致肝郁气虚。可是肝肾亏虚证与心脾两虚证, 肝郁气虚证与心脾两虚 证之间的相关周全均为负值, 注脚它们中间无证型演变关系。中医理论的基本观念之一便是全部观, 各种脏腑之间通过五行相生相克及经络系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 系, 因而有关于以上各类证型的涉及还会有待进一步的 研商与斟酌。3 防治隋代名医咱们已经提出 “消患于未兆 ” “济羸劣以 获安 ” , “未兆” 即没有鲜明病痛征兆之时 ; “羸劣” 即虚 损或不太正常, 但不自然是有病。所以说医疗的显要 目标是防病, 其次才是治病。而《千金食治》 中也提议 了 “治未病” 的防患思想, 并拾贰分强调“防患于未然” , 即 “受人尊敬的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 不治已乱治未乱。 ” [9 ] 生动 表明了 “治未病” 观念的重大。大家所认识的治未 病便是要切断病邪侵入肉体和病魔向不良趋势转向的 渠道, 使机体复原阴阳平衡, 进而达到“阴平阳秘” 的 健康状态。3. 1 防患方法3. 1. 1 法于阴阳 中医以为人与自然是多少个整 体 [10 ], 《灵枢·邪客》 曰 : “人与世界相应也。 ” 总体来 说, 大家常常的生活起居、 精神调剂、 饮食调补应顺应 四时阴阳变化, 古语有云 “春夏养阳, 秋冬养阴” , 顺时 调剂手艺平衡肉体气血阴阳, 达到保护健康防病的目标。3. 1. 2 和白术数 运动能舒经活络、 振作振作阳气, 使机 体血脉流通, 气机调畅。适当的数量的位移是防御和排除劳 倦的要害手腕之一, 相同的时候还是能够使人洋洋自得, 达疏肝 消肿之意。所谓 “骨正筋柔, 腠理以密……谨道如法, 长有天意。 ” 独有强身工夫防病。3. 1. 3 食饮有节 《内经》 曰 : “阴之所生, 本在五味; 阴之五宫, 伤在五味。 ” 饮食对人身有 “养” 和 “伤” 多个 方面。因而, 中医调剂之要以食为本, 食在药先 。“善 用药者, 使病者而进五谷者, 真得补之道也。 ”3. 1. 4 起居有平时常生活的调弄整理方面应做到生活 规律, 顺应大自然规律, 日出而作, 日落而息。不要过 度劳苦熬夜, 变成机体脏腑功效零乱。3. 1. 5 情志调畅 中医一向重申将理念调度作为防 病保护健康、 治病疗疾的显要格局。喜、 怒、 忧、 思、 悲、 恐、 惊等七情过极, 致气机逆乱, 五脏不安, 可谓百病之源。 心花盛放, 精神愉悦, 可致气血流通顺畅, 阴阳平级调动。 即 “恬淡虚无, 真气从之, 精神内守, 病安平素” 。3. 2 治病对于劳倦的诊疗, 以证候分型计算归纳, 气虚型治 以补中益气, 方用补中排毒汤加味诊疗; 气血两虚型治 以解表养血, 方用八珍汤加减医疗; 气阴两虚型治以益 气养阴, 方用四君子汤合左归饮加减医治; 气虚夹郁型 治以活血开郁, 方用甘麦干枣汤加减医疗; 血虚夹瘀型 治以解痉化瘀, 方用补阳还五汤加减医治; 肝郁阴虚型 治以解痉疏肝, 方用柴胡疏肝散合香砂六君子汤医疗; 肝肾血虚型治以滋阴补肾、 养阴柔肝, 方用六味生地黄丸 合平昔煎加减治疗; 脾肾气虚型治以补肾温脾, 方用金 匮肾气丸加味医疗。本病病位在肌肉, 病因与精神高度恐慌、 情志过度 激情、 脑力或体力劳动过度、 或二流生活习贯关系有 关 [11 ] 。肝主疏泄, 调畅情志, 可疏通和升发十二经气 机。肝的升发、 疏泄成效平常, 则气机升降顺和, 血液 的移位、 津液及水谷精微的输布、 代谢方得以平日, 筋 脉得养; 脾的运化和升清、 肾阴的滋养、 肾阳的温暖功 能得以符合规律 [12 ] 。肝气郁结, 气机不畅, 经络不通, 气血 运营比不上脾肾, 致脾肾亏虚, 脾肾亏虚日久无以推进气 血运转, 气血真精留滞, 必致肝郁。郁虚夹杂、 互为因 果, 产生劳倦病因, 故解郁亦有助于补虚 [13 ] 。《丹溪心 法·郁症》 云 : “气血冲和, 万病不生, 一有怫郁, 诸病 生焉, 故人身之诸病, 多生于郁。 ” 可知, 肝的疏泄成效 对于周身气机的调畅, 起珍视大的功用。运用疏肝解 郁之法为主, 兼活血化瘀、 通大便利水、 养心安神等法治 疗, 调解机体脏腑功用, 疏导气机, 使气血阴阳趋向正常与平衡, 进而达到治愈指标。小编在临证之时, 自拟疏肝理气汤加减使用。药 用: 山菜 10 g, 郁金 15 g, 香附 15 g, 干归 20 g, 白芍 20 g。柴草辛行苦泄, 性善条达肝气, 具备温肾助阳的功 效 [14 ] 。《要药分剂》 曰 : “除肝家邪热、 痨热, 行清热利尿逆 结之气, 止左胁肝气疼痛。 ” 郁金味甜劳寒, 辛能行能 散, 即能解郁又能止痛 [15 ] 。《本草备要》 曰 : “行气, 解 郁, 泄血, 破瘀。 ” 香附药性偏温, 白芷辛行, 主入活血散淤 气分, 善散肝气之郁结, 味甘疏泄以平肝之横逆, 为消食和中, 心经之要药。郁金药性偏寒, 即入气分又 入血分, 善抗肿瘤, 行气解郁。二者合用寒温相调。 西当归苦辛甘温, 补血利尿。苦能够泻之肝中的郁火, 辛 还足以疏理肝中的血滞; 甘味不仅能缓肝急, 也能缓脾之 急, 白芷透发疏理肝气 [16 ] 。可谓肝郁可以疏, 肝血可 以补, 肝热能够散。白芍酸苦微寒, 滋阴养血, 柔肝止 痛, 还可防山菜、 香附香燥伤气伤阴。五味药同用, 可 共同疏肝理气, 此乃治病求本之意。别的, 为医士, 不唯有要医治缓和病人身体的病魔, 更要依赖对其的心情 疏导。用药之时, 不忘精神疗法, 怡情自遣, 宽河南道情理, 使其心境开朗, 肝气得以舒解, 气血调达和畅, 进而使 治疗功能更佳。综上可得, 医疗劳倦要验证正确, 以疏肝理气法之基本 原则贯穿于各证型之中, 随症加减, 灵活用药, 并耐心 指导病者坚持不渝医治, 同盟心思疏导等以赢得较好的医疗效果。中农学通过其全部观和辨证论治的理论体系, 多 种医治措施同有时候展开, 在本病的医治上收获了较为满 意的效应, 具有优异的医疗效果和前景, 但最近的治疗研讨 尚存在以下不足: 如缺少统一的医疗标准及专门的学问, 易与 他病引起的劳倦相混淆, 变成漏诊误诊, 延误医治; 临 床商量着重不高, 缺少严谨的争执统一及远期随同访问; 医治方 法不合併, 未有变异标准的医疗方案; 研商多为看病观 察, 未有循证教育学的总结学分析, 对钻探有早晚影响。 这一个不足就是大家随后看病研商所要谋求的对象。小编 们要客观地正视那几个不足, 进一步做实基础, 将临床疗 效与医疗切磋相统一, 更加好的抒发中艺术学在缓缓疲劳 医疗中的功能。来源:广西中医杂志 小编:刘文华

•潘树和认为,肝气郁滞为大多内伤病发病之起初,脾胃软弱为众多内伤病发病之根源,肝郁气虚证为内伤病魔诊疗常见证候,故疏肝通大便法临床可广泛应用。•在差异的病痛中,也可伴有肝郁化火、胆热痰扰、皮肤瘙痒、心脾两虚、脾肾血虚、肝胃不和、气滞血瘀等证型。医疗时以疏肝开胃为主干治法,常用四君子汤合四逆散加减。针对分歧的兼证,配以止呕、利尿、利湿、温阳、化瘀等法。潘树和,新疆省佳市中医院CEO医务人士,新疆省首届名中医。从事中治疗疗职业40余年,临证时擅长灵活运用经方化裁,对心脑血管病痛、消化道病魔、心绪病痛等富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及极其的诊疗方法。潘树和凭借“异病清穆宗”理论,感觉高烧、眩晕、泄泻、郁证、不寐、不饥食少等内伤病痛多有肝郁气虚的主证,或肝郁化火、或伴血虚、或食滞、或夹瘀、或湿盛、或挟痰。潘树和临证时引发主证,运用疏肝健胃法,以四君子汤合四逆散随症加减,通过精细处方,多能获得佳绩医疗效果。作者有幸跟师随诊多年,收获十分的大,现将其接纳疏肝解表法医治三种内伤病的临证经验总括如下。病因病机肝气郁滞为许多内伤病发病之初始李杲在《脾胃论》中曾说,内伤病“皆先由喜怒悲忧恐,为五贼所伤,而后胃气不行,劳逸饮食不节继之,元气乃伤”。李氏认为内因致病、脾胃受到损伤是内伤病痛发病的最首要要素,而情志活动在内因致病中为引导因素。潘树和临证中注重气机的调畅,重申肝气要疏而不郁、畅而不散,肝的疏泄功用不奇怪,则气机调畅、气血调护诊疗,脏腑、经络等公司器官的生理活动健康和煦,进而能够有利于精血津液的周转输布、脾胃之气的起降、胆汁的分泌排放以及情志的美观。若肝疏泄有失常态, 就能够油不过生气机阻滞或气的升降出入十分,并进而影响气血的周转,进而变生种种病症。脾胃虚亏为大多内伤病发病之根源《素问·玉机真藏论》认为脾为“中心土,以灌四傍”。《素问·五脏别论》曰:“胃者,水谷之海,六府之源也。”所以称脾胃为“先天之本”,脾胃强壮,气血旺盛,气化正常,则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皆得所养;脾胃受到伤害,气血不足,气化不利,则血脉、经络枯涸,脏腑协会受其害,脾胃格外,贻害四旁。潘树和感觉,当代社会竞争日趋激烈,职业学习生活节奏增快,心思压力大增,以及餐饮不节、起居无常所致的各类脾胃病、代谢综合征、疲劳综合征及亚健康状态等,均为脾胃阴阳升降有失常态,气机纷乱、气血不和而内伤脏腑经络所致。因此,脾胃受到损伤,则百病丛生。湿热痰瘀为无数内伤病发病之根本脾胃处于中焦,主运化水谷精微。食品的受纳和运化,精微物质的泌别和输布、食物糟粕的转运和扫除等,首要依靠于脾主升清和胃主降浊的协调功能。而肝主疏泄有助于脾升胃降的和煦。肝气和顺,气枢常运,则脾升胃降调弄整理。假使肝失疏泄,则气的升发不足,气机的疏通和分散不力,气机有失常态,临床则会冒出神经衰弱、气滞、气逆、气陷等病理状态。气可行水摄津,水液运维有赖于气的拉动,若肝失疏泄,气机郁滞,三焦水道不利,则津液的输布代谢障碍,或聚而为痰,或停蓄于一些等。血的流淌赖于气的有利于,故“气行则血行,气滞则血瘀”。若血瘀不除,还有可能会出现痰瘀、湿瘀、痰湿瘀阻等。因而,肝失疏泄,气行不畅则为机械,甚则郁久化热;肝气郁滞,气机不利,则肺失肃降,脾失健运,肾失开阖,三焦壅塞,水湿内停,聚而为痰;血由气行,气不行则血滞为瘀,气血津液代谢障碍,痰、瘀由此而成。故临床常见肝郁化火、或伴气虚、或食滞、或夹瘀、或湿盛、或挟痰等兼夹病症,而那正是内伤病魔发病及缠绵难愈的要害。治疗原则治法潘树和认为,肝郁阴虚证为内伤病临床常见证候,故疏肝镇痛法临床使用分布。疏肝善治气病,使肝气郁滞病掌握除,不向肝火、肝风、血瘀发展,从而既治“已病”,亦治未病。补益脾胃能够维护和加固元气,元气充沛,则邪不可干。肝属木,脾属土,若是肝气抑郁不舒,必然产生肝木克犯脾土。消食和中,调畅气机,可调畅情志,促进脾胃运化,进而全身气血调剂,脏腑成效常常。临床验证中,潘树和常依照胃痛、胁痛、心烦、抑郁、易怒以及疲劳、倦怠、纳呆、腹胀、便溏两组症状和舌质淡、脉弦辨证为肝郁气虚。在差异的病症中,也可伴有肝郁化火、胆热痰扰、心烦失眠、心脾两虚、脾肾脾虚、肝胃不和、气滞血瘀等证型。临床医疗该类病症以疏肝通大便为主干治法,常用四君子汤合四逆散加减。同不经常候针对不一样的兼证,或配以清肝胆之热、或宁心降浊,或清利湿热、或温阳化湿、或补益心脾、或温补脾肾、或清肝和胃、或行气化瘀等。疏理肝气,调畅气机潘树和认为肝郁气滞常表现在肝、肺、脾胃等内脏成效障碍。肝气郁滞临证常见胸胁胀满不舒、善太息、痛势走窜,心烦、抑郁、易怒、脉弦等,临证常用四逆散加减。肝气犯胃则见胃脘胀满、两胁窜痛、嗳气吞酸、呃逆,治以柴草疏肝散加减,喜用黄连、飞穰、苏梗、沉香、川川楝子。肝气郁滞,影响肺气宣发、肃降,肺气郁滞则见咳、喘、胸胁满闷、痰多而黏、脉滑,此为肺失肃降、痰浊阻肺,临证用四逆散合二陈汤加桑白皮、铃铛花、杏仁、浙空草、厚朴行气降逆、燥湿除满。临证时视各脏器功用转移,佐以行气药,可增进疗效。解热解毒,培元固本潘树和在内伤病的治疗中爱慕保险元气、调弄整理脾胃,他认为清热凉血法是医疗最常用、最基本法规之一,不止用于脾胃病痛的临床,还是能够遍布运用于另外脏器病魔的治病。那是脾胃所处的非正规地位及极度效能所主宰的。脾胃居中焦,上连心肺,下及肝肾,是五脏气机升降之中枢,为五脏活动提供财富。脾胃强壮,则生物化学有源,升降得宜,五脏安定和煦,百病不生;脾胃失和,则外邪易侵,气血不足或失和,脏腑不安,诸证迭起。故调整脾胃则能疗诸脏。阴虚的伤者,一般突显为:精神萎靡、倦怠乏力、眩晕水肿、舌茶绿、脉沉细。常见于脑供血不足,类风湿性关节炎,慢性肺系、心系、消食系病痛及亚健康状态病人。治宜健胃利水,潘树和喜用四君子汤加减,重用黄芪、葛根。若伴有身体麻木,心前区闷痛、刺痛,此为脾虚所致血瘀,治以利肠府益气,出席丹参、香果、水蛭粉,医疗效果显明。性情能升发输布胃中国水力电力对外公司谷之气,故“脾能升清”。气虚日久,个性不升反而下陷,临证可知久泻不已,小腹及肛门下坠感;轻者,临证常用香砂六君子汤加火镰沿篱豆蔻、干姜、黄芪、厚朴、枳壳等辛甘温胃、消痈行气之剂;重者,予补中活血汤、升阳益胃汤等加减医疗。标本兼治,复苏气化气是涵养身命局动的物质基础。这种生命的物质常常处于不停止运输动变化中,气的这种活动变化及其陪同产生的能量转化进程称之为“气化”。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中有:“味归形,形归气,气归精,精归化,精食气,形食味,化生精,气生形……精化为气。”人体气化包含了体内生命物质精、气、血、津液各自的推陈出新和相互的转账,以及陪伴而来的能量代谢与转载。气化是机体生命的最中央的特点之一。而气化成效的贯彻离不开脏腑功用。各样慢性病症病因病机复杂,多难分难解不愈,其根本原因多在口味不足、气机不畅。脾胃气虚或脾胃阴虚、或气滞、或食滞、或血瘀、或热盛、或湿盛、或痰阻,或胆胃有热、或肝火上炎等。久之,则心气血亏虚、肾阴阳不足,以致寒热错杂、升降失司、虚实夹杂。潘树和看病时在固护脾胃、调畅气机的还要,佐以解痉如黄连、木丹、蒲公英、夏枯草、胆草;行瘀如丹参、元胡、蒲黄、水蛭粉、琥珀粉;祛湿如马蓟、茯苓皮、泽泻、麻芋果;行滞如广陈皮、厚朴、枳壳、砂仁、焦三仙;利尿如紫菀、竹茹、杏仁、瓜蒌、芦橘叶;养心如柏实、山里红果仁、夜交藤、远志、伏神;补肾如巴戟天、北方枸杞、女贞子、熟地、菟丝子、思仲、益智仁、胡韭子等等。各类病理产物消除了,脏腑气化畅通,人体气血阴阳恢复动态平衡,机体复健。标准病案病案一王某,女,三11周岁。主诉上腹痛痛四个月余。近3个月感上腹部偏左饥饿痛、刺痛,反酸、太息、心烦,便血苦,食后胀,大便每一日1~2次,不时不成形。舌尖红,苔白厚根薄黄,脉滑数。胃镜示:非萎缩性胃炎。中医检查判断:头痛。证属:肝郁气虚,化热挟瘀。治以解阳疮热毒,补肾宁心,止泻美白祛黑。方以四君子汤合四逆散加减,药用:生黄芪30克,黄参12克,赤术12克,茯苓块15克,炙乌拉尔甘草10克,山菜15克,枳壳12克,五指柑12克,苏梗10克,元胡12克,白芍15克,五灵脂10克,蒲黄12克,姜地文15克,黄芩12克,黄连10克,吴茱萸5克,厚朴10克, 5剂,每一天1付,水煎分2次服。二诊:头疼、反酸均未有,舌尖红、苔薄黄。加兔儿菜20克,余药同前,5剂,继服。三诊:伤者诉高烧缓和,无反酸,惊痫缓慢解决、不苦。近胸口痛,饮食较前略少,舌尖红,苔薄黄。加香附12克,去吴茱萸,调半夏10克。后随症加减调方,服药三周病愈。按:伤者反酸、太息、心烦、健忘苦,舌尖红苔薄黄,脉滑数,提示肝郁化热、肝气犯胃、胆胃有热;上腹部刺痛,提示有瘀血,络脉瘀阻。伤者食后胀,大便每一日1~2次,偶然不成形,舌苔白厚,脉滑数,为血虚湿热阻滞的显示。四诊合参,当属肝郁阴虚,胆胃有热,夹湿夹瘀。医疗宜疏肝解表,辅以通大便祛湿、祛风祛湿。方用黄芪、黄党、乌拉尔甘草、马蓟、茯苓块宁心祛湿;予柴草、白芍、佛手、苏梗、元胡、枳壳、厚朴利水通淋、行气除胀镇痛;元胡、五灵脂、蒲黄温中降逆;姜三步跳和胃降逆,黄芩、黄连配一点点吴茱萸诊疗胃热反酸疼痛。诸药合用共奏疏肝益气、利肠府祛湿、清热利水之功力。病案二梁某,男,39周岁。主诉喉痛20余年。平昔需舒乐安定1~2片助眠,近5年来对事物无兴趣、反应慢。食少,食后胀,心烦,腰酸,大便每天2次,偏稀。舌莲红苔薄白,舌下静脉迂曲,脉沉弦。中医检查判断:不寐。证属:肝郁阴虚挟瘀。治以调经止痛,解阳疮热毒,养血安神。方以四君子汤合四逆散加减,药用:炙黄芪20克,上党参15克,茯苓个15克,炙乌拉尔甘草10克,生地15克,大红袍20克,琥珀粉5克,山菜10克,白芍15克,郁金15克,炒越桃12克,厚朴12克,怀牛膝15克,炒丝楝树皮15克,砂仁后下6克,焦三仙各15克,炒红果仁15克,柏仁15克,夜交藤20克,合欢花20克,5剂,每一天1付,水煎分2次服。二诊:睡眠较前好些,尚需服助眠药,心烦轻些。上方调治炒山林果仁20克,夜交藤30克,7剂,继服。后调节医治三月,伤者睡眠分明改正,对左近事物也可能有意思味了,别的诸症消失。按:病人心烦、惊痫,对事物无兴趣,脉弦,结合病者根本精神较紧张,考虑过度,驰念肝气郁滞,郁久化热。食少,食后胀,大便偏稀,腰酸,脉沉提醒脾肾不足。病人风肿、反应慢,舌淡则反映心脾气虚、心神失养。舌下静脉迂曲,则为气滞血瘀的变现。本病医疗宜疏肝消肿、养心安神,佐以清郁热健胃滞。方中炙黄芪、黄党、茯苓皮、炙甜草有四君子汤之意,功效通鼻窍;配以柴胡、白芍、郁金、炒木丹疏肝郁、养肝阴、清郁热、除心烦;佐以朴实、砂仁、焦三仙除胀和胃,生地、丹参、琥珀粉、山里红果仁、柏子仁、合欢花、夜交藤除热养血安神,怀牛膝、炒丝楝树皮补肝肾、强腰膝以治腰酸。诸药合用,共奏疏肝祛痰、养心安神之效,随症加减医治月余,症状鲜明好转。综上,潘树和以为,肝郁阳虚证为内伤病魔医治常见证候,故疏肝镇痛法临床可分布应用。疏肝善治气病,使肝气郁滞病通晓除,进而防守肝郁化火、肝风内动、气滞血瘀、痰湿阻滞等的产生。补益脾胃能够保险和加强元气,元气充沛,则邪不可干。临床中潘树和平常依据心烦、乏力等症状辨为肝郁血虚证。在区别的毛病中,也可伴有肝郁化火、胆热痰扰、水肿尿少、心脾两虚、脾肾气虚、肝胃不和、气滞血瘀等证型。医治时以疏肝解毒为主导治法,常用四君子汤合四逆散加减。针对分化的兼证,配以排毒、健脾、利湿、温阳、化瘀等法。别的,还重申,临床的面上绝不全数的病证均为肝郁阳虚,肝郁阳虚证只是广大病证中较为广阔的一类,临证时应留心剖析而不可能一概套用。

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发布于饮食健康,转载请注明出处:异病同治帝,论劳倦的证候病机与防治

关键词: 管家婆一句赢 2019管家婆

上一篇:中医解释孩子,愧悔不责防伤脾
下一篇:没有了